咨询电话:0553-8811731
  • 新闻动态

    当前位置:首页 新闻动态 报刊选读
    我的阅读主张
    来源: 发布时间:2017-5-27 11:15:08 发布人:
    本文摘自于《读书文摘(上半月)》2017005期
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凡阅读,目的有二:一,求知;二,消闲。

    求知,未尝不具消闲的功能;消闲,未必不收到求知的效果。读书,在某种意义上说,打开知识之门的同时,也就打破了自身的平衡。知道不足,遂有追求,感到欠缺,努力弥补,懂得宇宙之宏大,识得个人的渺小,明白芥豆之微细,知晓自身之价值。这一切,都由阅读而来。

    只要打开一本书,总会给你带来学问,只是多少和大小的区别罢了。我记得在以往艰难的岁月里,许多人把背对着我的时候,只有书籍不嫌弃我,与我同在。高尔基说:“书籍为人类的良师益友´’,我的体会是最深切的了。

    正如我的胃口不怎么挑食的习性那样,对于书籍,只要能看得下去,总是不放过的,几乎是来者不拒,很少选择。因为我对好心人的谆谆教导,应该读什么书,不应该读什么书,从来抱敬谢不敏的态度。也因为我一向认为没有不可看的书,只有看不到的书。

    我要向所有的人推荐我的阅读主张:只要时间和空间允许,尽其一切可能地阅读,阅读一切可能读到的书。

    到了今天,中国有太多的书了,而这些太多的书里,有着太多的糟粕,也是令想读书的人颇感挠头的烦恼。如果无所适从,茫然失措,因噎废食,糟粕固然没了,精华也随之而去。其实,不去其糟粕,何来精华?读书的全部愉悦,就在这种抉择之中。好坏良莠,自己判断;糟粕精华,自己识别;予取予弃,自己把握。这种不受别人干涉,不看别人脸色,不以别人的意志为意志,不以别人的标准为标准,在阅读中所得到的自由,便更是无与伦比的快乐。

    我的阅读主张,说来简单:那些有学问对我有用处的书,我用吃橄榄的办法阅读,反复咀嚼,徐徐品味;那些有学问,然而对我用处不大的书,我用吃甘蔗的办法阅读,啜其甜汁,吐其渣滓;那些没有什么学问也没有什么用处的书,我就用吃石榴的办法来阅读。石榴这东西,能食的部分极其少,不能食的部分尤其多,忽然意外的清香,也是.种难能可贵的口味。

    有时,阅读—本闲书的愉悦,所带来的身心充实,胜过很多灌输的学问。所以,碰上这类闲书,我总是要拿起来翻一翻的。不费吹灰之力,也许获益其中,哪怕分文不值,弃之也不嫌迟。

    鲁迅说过:“一说起读书,就觉得是高尚的事情,其实这样的读书,和木匠的磨斧头,裁缝的理针线并没有什么分别,并不见得高尚,有时还很苦痛,很可怜。”由此可见,求知和求生,是同样的道理。因此,春华秋实,你付出得多,你收获得也多,只要读书,就有收获。

    我由此推想过,如果我走进班房,将会携带什么书籍?我会选择《红楼梦》和鲁迅的杂文集。唯有《红楼梦》,唯有鲁迅的杂文集,是永远读不完,也是永远读不厌的书。它们给我带来的阅读愉悦是:一,不论从哪一页翻开来阅读,不论从头往后读,还是从后往前读,都能很快进入角色;二,不论读过多少遍以后,再捧起来读下去,都能找到与前不同的、每读每新的体会;三,不论时间和空间发生什么样的变革、变迁、变化,这两部书籍永远有强大的生命力。